激烈的火力越来越猛,毛利人逐渐占据上风,司蔻驰在这间屋子里面耗费了半个时辰都没有出去。

“老大,你们快走,我善后。”

林清风也察觉到了越往后拖越不利,他冲着司蔻驰的方向喊叫,让他先走。

可是现在已经有些迟了,毛利人的耐心逐渐消失,已经开始加强火力,司蔻驰这边都快要顶不住了。

时间慢慢流逝,冷飒微微垂眸,脸色掠过一些烦躁。

嘴角敛着一丝邪恶,嗜血的眸子久违地眯了眯,阴暗幽深,让人心生畏惧。

她忽然从遮挡物后面挣脱司蔻驰的怀抱,笑意不明。

“五分钟。”

司蔻驰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却鬼使神差地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接着冷飒就走了出去,枪林弹雨中闯过的女人,就这么当着男人的面,站了出去。

司蔻驰还没来得看清楚,冷飒已经干倒了对方几个大男人,顺手把他们的枪扔给了站在一旁的司蔻驰。

手中有了枪指,司蔻驰很快就与冷飒一起并肩作战,还来不及思考冷飒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开枪,他们两个人就一起射杀了十几位毛利人。

对方要看自己的兄弟已经越来越少,立刻撤离了这间屋子。

“老板,人走了。”

“别追。”

司蔻驰挺拔的身躯站在原地,此时刚刚得以解脱,不利于穷追猛击。

冷飒此时手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拿枪崩人的痕迹,仿佛刚刚只是司蔻驰的一个幻觉。

她一个女孩子怎么枪法这么好。

甚至,与他毫不逊色!

男人眸光微暗,薄削红唇抿出一条笔直的线。

有些问题想问,但很快就被男人生生咽了回去。

“先回去。”

司蔻驰伸手,依旧拉着冷飒的手,生怕丢了是的。

冷飒垂着眸子,脑子里思索着等会怎么解释这个事情。

只有一旁的林清风拍着小胸脯,惊魂未定,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他们的木头总裁司蔻驰牵女孩子的手啦,老板终于不用出家了。

这辈子,他终于有机会看看老板的儿子是不是跟老板小时候的样子一样了。

前面一男一女专注地走着,身后的林清风捂住嘴巴阁阁偷笑,全然忘了刚刚才经历一场生死大战。

回到酒店冷飒刺溜一声钻进了浴室,为了躲避司蔻驰的视线,她一路上都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不敢主动说话。

她打开淋浴花洒,细密的水流洒落下来,水打在身上,让她平静了许多。

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畅快地打一架了,自从做一个好学生以后,她都快要以为自己失去了许多。

那些藏匿在身体里的东西,是不会随随便便就随着岁月的流逝消失的。

即使生疏,也不会消失。

司蔻驰目光沉沉,落在冷飒房间门许久。

这是在逃避?

难道她没有什么要对自己说的?

司蔻驰俊脸若有所思,到底问还是不问。

冷飒那么躲着他,很显然就是不想让自己多问。

那就随她吧,小姑娘高兴就行。

只是恐怕以后要多用一些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