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自然,沐垚小弟弟,果然是高人不露相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想必在灵丹阁内也是被当作精英弟子培养的吧。”张玲儿说道。

“精英不敢当,现在确实是内门弟子。”沐垚说道。

“各位兄弟听着,沐垚兄弟说出自己的身份那是信得过我们,但是只能在我们小队内部知道,不允许把他的身份之事泄露出去,以免有人会对他不利。大家都明白吧。若是被我发现有人泄露出去,别怪我不客气。”郑烈龙说道。

“明白,绝不会说出去的。”众人笑着回道。

“队长,不必如此,我身份也不是什么机密,不用对兄弟们如此严厉。”沐垚说道。虽然这么说但是也有点疑惑。

“哎,沐垚兄弟,你是不知道,不是我等小心,你这样的身份在这城中那可是很抢手的,若是泄露出去,我等可保不住你啊,到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被其他实力强大的队伍抢走,哈哈哈。也算是我们一点私心。不过你放心,在我们小队肯定会给你最好的待遇。希望沐垚兄弟不要嫌弃啊。”郑烈龙说道。那感情真切不似说假话。

“哦,呵呵,队长说笑了,我也是来此历练,也不会在此多久,既然进了烈龙小队,怎么会轻易就放弃离开了呢。”沐垚笑着说道。

“好,好兄弟,回去之后要重新给你开个庆功宴,这次要喝个痛快。哈哈哈”

“一定要喝个痛快。”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气氛相当的欢快。沐垚也是难得的放松了精神。

回到城中,队长召集了队员们,通报了这次的收获,还有沐垚的身份,命令各队员用这次的赏金采购足够的灵药灵草回来,给沐垚让他炼制丹药,其他事情不用沐垚参与。

沐垚见此也没有拒绝,虽然会浪费一些时间,但看着这些受伤都没有丹药治疗的队员们也是于心不忍,就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三天,沐垚都是在炼丹中度过的,虽然都是些三阶丹药,沐垚炼制的也是极为认真。就算自己现在能炼制四阶丹药,他们也一时间找不齐所需要的的药材。也就无法炼制了。

当他们拿到三阶上品的丹药之时,个个都是面露兴奋之色,有了这些丹药也算是有了一些保命的手段。

沐垚看着他们的满脸惊喜的笑容,也算是没白费这么长时间。

接下来也该盘算一下自己的事情了。

这个小队虽然可靠,但是自己要去的地方实在太过凶险,元婴强者都是九死一生,带着他们前去,不是去寻宝,而是去送死。这种事情沐垚自然做不出来。

这一天,沐垚找到队长说自己要去完成宗门任务,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而队长不放心还要跟着,但被沐垚拒绝了,宗门任务可不能让别人相助的。这只是沐垚的借口而已。

“队长,我看你在金丹巅峰已经被困住很久了,有没有尝试突破呢?”沐垚问道。

“自然有过但是失败了,不只是我自己还有副队长张玲儿,也试过,也许我们的资质也就到此为止了,突破的机会渺茫了。”郑烈龙说道。

“额,队长不必灰心,若是有突破所用的丹药灵婴丹,你们机会还是有的。”沐垚说道。

他当然知道,自己也曾求购过这丹药,然而这种丹药不只是价格昂贵,还可遇不可求,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在这城中那是供不应求。开玩笑那可是五阶丹药。

突然郑烈龙转念一想,沐垚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可以炼制这种丹药么?

“队长不必多问,你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要收寻一下这些灵药,相信在这座城中可以收集齐全。而且尽量注意不要集中购买。分开一种一种的收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沐垚说道。说着掏出一张纸,上面写满灵药的名字,交给那满脸震惊的郑烈龙。

“真的么?你可以?”郑烈龙几乎惊叫起来,然后压低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