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之前的白良在一众半仙眼中,还只是坐拥逆天资质的天生帝者,但现在他所展现出的超脱状态,足以让所有老半仙为之疯狂!

“爱徒!那是老夫的爱徒啊!”

屈青稞如狼般吼叫,没有之前半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姚浪这尊以随性闻名的半仙,现在也是一副彻底疯狂的模样。

“滚蛋!滚蛋啊!谁敢跟老子抢徒弟,老子半夜敲他门,偷他粮,睡他老婆!!”

陈仰天默默退出争斗中心,轻轻叹气:“都他娘地疯了,我就知道白良没那么简单。”

他看了眼满脸淡定的飞蓬与天帝,再次叹气:“果然啊,能让五千年都保持稳重的天帝为之倾力支持,果然有值得让人疯狂的资质啊。”

超脱的性质,已然让白良的资质从逆天绝世再次升华一个层次,这个层次,古往今来,上至迷蒙时代甚至更早,直至如今都无人抵达!

苍天眷顾我东方啊!

陈仰天感慨道。

争斗中心,一群半仙为了白良各个争得脸红脖子粗。

而战斗中心的白良,却已经呈现出了玄妙无双的姿态。

他的四周,道纹浮现,钟鼎音现,背后更是隐约出现一株沧桑身影,连接阴阳与时空,踏碎太古,碾灭长河,一步步降临到了今生今世。

轰!

借助所有半仙级珍宝,最后一瞬间,白良的双眼宛如两轮白昼大日,他的气势也彻底爆发至顶端。

而这种顶端,已经超越了先天神袛。

来到了距离仙者最近的境界。

半仙之境!

“以银神境界,爆发半仙之力,恐怕千万年来,除过我便再无一人了。”白良呢喃自语,内心涌现出一股名为孤独的情绪。

孤独情绪化为动力,化作燃烧在刀锋上的白昼火焰。

“天渊,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我相信我的眼光。”

随着一声沧桑呢喃,白良的先锋斩刀化作了一柄仿佛来自太古的永恒战刀,一刀径直劈开了天渊的胸甲,在四溅纷飞的血液中狠狠嵌入其身体。

这一次,天渊老贼无奈发现,自己的魔神血液竟然无法侵染天渊的身体。

可这也就导致,天渊本身遭遇重创。

一口口浓稠黑血吐出。

天渊的气势也陡然暴跌一个层次。

那猩红似血的脸庞,也变得有些惨白。

但那双眼眸,却流露出一丝哀求。

“哀求?!”

白良瞳孔骤缩,死死望着天渊。

他看到,天渊的手在颤巍巍地伸向自己。

但也能感觉到,两个灵魂正在天渊的身体里疯狂争斗。

导致天渊的眼神,片刻哀求,片刻狂暴。

“救……救我……”

微弱颤抖的音节,从天渊口中流出。

白良用尽浑身力量攥住天渊,就像是攥住一个正在万丈深渊边缘挣扎的人。

“桀桀桀……爱徒啊爱徒,你不能离开我呀,我还需要你呀,你好强,你好美味,你是我的心血,你是我的一切啊……”天渊口中还说着意义不明的零碎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