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那我也得赶紧过去了,喝茶怎么能少了我呢?]

丽莎说罢,快步朝办公室走去。

凯亚则把两位卫兵拉到门外,笑嘻嘻的解释道:

[代理团长大人眼光很好,这一点你们都知道的吧?对我们西风骑士团而言,重要的是能力,而非出身。所以她才会抽时间与游击队长切磋剑术,既捍卫了骑士团的尊严,也为过往的恩怨倾情一战。很高明吧?]

[哦、哦…原来是这样吗…]

[喝茶,是切磋的意思啊…]

这样的事几乎每个月都在发生。

可…终结恩怨、增进剑技神秘切磋,究竟为什么不会发出巨响呢?

事实上,优菈完全没有危险人物该有的样子。

被成见包围的她,有时反而像是弱势的一方。

起初,商店拒绝向她出售货物,餐馆对她的订单出自滥造,执勤区域里的民众也拒绝配合。

优菈的工作中充斥着各种麻烦。

若是发生争执,优菈便会以严厉说辞回击,身穿自己已经记下这份仇恨,他日必回追讨。

这番话如同某种咒语,一旦抛出,就能将矛盾终止在爆发前一刻。

有趣的是,被人们倍加提防的优菈向来遵纪守法,从未伤害任何蒙德民众。

她的态度稍显冷淡,言行举止却很得体。

人们无法从她的行为中挑出毛病,渐渐的,心底那份恐惧便淡去了。

她那番记仇言论,自然也被当成了[点到即止]的警告。

或许会催垮西风骑士团的优菈、最可能是内鬼的优菈…她在骑士团新人眼中从来都是难对付的人。

新兵带着琴团长的口信到野外找优菈传令,得到的总是她冷淡的回复:

[居然要劳动蒙得罪人的后裔,看来你们的能力还是差了一些啊。]

话语很是疏远,结果却是完美的完成了所有任务。

连传达命令的新兵也不得不承认,有这般过人的实力,难怪优菈能快速晋升,短短几年就接管了[游击小队]。

冷淡疏远的浪花骑士,与骑士团交恶的旧贵族、难相处的邪恶分子…事实真是如此吗?

回程途中,新兵努力回忆着游击队长优菈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她的眼神不落在自己身上时,神情便会显得和善又坚强呢?

如此认真的人,难道不可靠吗?

不过,蒙德毕竟是自由快乐之城。

即使是罪人的后裔也会交到好朋友。

优菈与民众之间有为值得信赖的沟通者,那就是侦查骑士安柏。

是讨人喜欢的安柏在场时,店家看在她的份上,会以正常价格向优菈出售货品,心情要是够好,还会有一句没一句的与她俩闲聊。

每到这种时候,优菈便会呈现出最为得体的社交形象。

也因为这样,好心的安柏常常陪着优菈出门,甚至会帮忙跑腿,将所需物资直接送去优菈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