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都说这人我认识

听书 - 器王炼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顾惜惜上前一步,拉住了正要说话的夏天,朝着山门拜拜道:“多谢谢师伯关心,晚辈会把话传给玄前辈的。”

谢红年为之一愣,这顾惜惜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本能的应道:“不用客气,都是些长辈应该做的事情。”

说完了,才回味起顾惜惜为什么要称夏天的师父叫前辈,按理说如果只是小辈只怕连顾惜惜的修为都比不过,哪怕顾惜惜再爱护夏天也不可能爱屋及屋的自降身份。

玄…玄…

他开始品味起这个字来,忽然确实面色一变,说实话修真界之中提到玄字能够想到的只有一个人,加之顾惜惜的这种态度,以及教给夏天的那种野蛮做法,让谢红年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终究是个老人精,虽然内心焦急起来,可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顾侄女都能称之为前辈的人,想来也是个不俗之人吧,不知道他今天来了没有?”

顾惜惜知道他的想法,故意说道:“不太清楚,毕竟玄前辈向来独身惯了,要不然也不会小师弟这等好苗子托付给逍遥门尊师。”

她说得暧昧,可谢红年听得却不开心了,玄玉跟逍遥门尚武真人关系好是天下尽知的,加之独来独往的习惯,谢红年怎么想都觉得很有可能是玄玉。

他再以神识偷偷一扫夏天,发现对方不过辟谷巅峰修为,可却能够依仗法宝打得金丹后期的谢华狼狈不堪,这可不是一介散修能够教出来的人啊。

顿时心下打起了小九九,这事不能处理的太过马虎,如果夏天的师父不是玄玉的话还无所谓,可如果真的是玄玉,那只怕自己就遭殃了,自家里的那些长辈们向来不喜欢自己,未必会替自己出手的。

他心下在思量,山中也有很多人坐不住了,顾惜惜不好明着抬出玄玉来,导致筹码不够了,若是谢红年犯浑了,死活不让夏天留下来,那这仙门大会岂不是会少了几分乐趣。

最先到来的是彭虎,他朝着这边飞来,飞得不太快,十分显摆,边飞边大喊道:“夏老弟,你总算来了,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几天,可让哥哥我好等。”

夏天见了他,也是高兴万分,大声喊道:“夏大哥,好久不见了啊!”

谢红年的眉头一挑,彭虎?这人是龙虎门掌门的师弟,算个人物,能够短短数十年便从普通人修炼成为金丹巅峰高手,加之龙虎门虽然比不上五大门派,可也二流门派中顶尖的代表,不得不让谢红年熟虑起来了。

夏天跟着彭虎一边叙旧去了,谢红年半天也不发话,可聪明的人大多都猜得到了,谢红年犯难了。

正聊着,鼻尖一缕香风飘过,王静怡缓缓的走了过来,招手道:“身体这么快就恢复了,看来师父特意绕让我带来的回灵丹就便宜我了。”

王静怡带着调皮的笑容说完之后,便飘飘然的离开了,也不多做停留。

可这下子周围炸开了锅,王静怡是谁?估计两天前是没有认识的,可自从两天前她跟着药老来了之后,所有的人没有不认识她的了。

药王居的小公主,大家时常这么称呼她,漂亮美丽大方,青春靓丽,修为不弱加之又深得药老喜爱,想来以后也会继承药老的衣钵,那药王居虽然算不得大门派,可却稳稳的坐在了五大门派的第二位,为什么?

修真者不像凡人,没有什么病痛之类的事情发生,可相对的老是发生伤痛的现象,这出了事,要做什么,当然是吃药,药从哪里来,从哪里买?

这是学问,做生意人人都会,可货源在哪里,炼药很多的人会,可往往十分的药材只能出四分的药,这四分的药品质还算不得高。

药跟法宝差不多,甚至重要性更在那之上,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如果不多带点药谁也不敢放心的做。

市面上流通的药品之中有五层有三都是药王居出产的,品质优良,效果出众,深得大家喜爱,甚至有人将其作为了交易的钱币。

药王居也很神秘,至今为止都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底蕴,可单单只是明面上的药老一人便足以撑起整个药王居。

大成巅峰,便是药老的修为。

这下子,谢红年后悔了,话说出了口就没那么容易收回来,如果让他知道药老也很看好这小家伙的话,他更不会乱说话了,毕竟昆仑派再厉害,门派的药物也有大部分是跟药王居兑换而来的,如果药老生气了,只怕是以后只能用一些三流小门派炼制的二流货色,那不被修真界耻笑才怪。

这不算完!

再来的人,夏天没有给他们好脸色看,青木,洞玄带着一干师弟们过来拜会了一下子,虽然双方撕破了脸皮,可玄玉在头上压着,近日也就没有去惹夏天的打算,带着虚伪的笑容乐呵呵的说道:“夏兄弟还是老样子啊,本事越发长进了啊!”

顾惜惜一脸戒备的看着这群老混蛋,虽说这种情况下给他们几十个胆子也未必敢乱来,可这只是本能反应而已。

夏天倒是不急,如今他也算是通窍了许多,了解了许多事情,以自己的本身想要对抗阴阳谷这个大东西是不容易的,要干也只能偷偷的干,不过让他虚伪的笑那是出不来的,他只能冷着脸道:“不厉害一点,只怕早就死了。”

他影射当时的事情,青木只当没听见乐呵呵的打了打腔调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撕拉,这次真的是人群骚动到不行了的地步了。

人人自危,这番竟然得罪了这么一个大头头,只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个个都是苦着个脸,那模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谢红年也没办法了,如今这些人这么做只不过是个姿态,意思说这人我认识,给个面子。

可也犯难了,真要是给了这个面子,那自己的面子就没了,可不给只怕是昆仑派近段时间也未必好过了。

“唉,师弟让他们上来吧!”高山上传来了更为苍老的声音,懒洋洋的。

谢红年如释重负,顿时松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几位师侄就先上来吧!”

说完也不再发话了,谢华虽说心里不忿的很,可他也知道,自己师伯发话了,就连身为掌门的师父都不敢忤逆,自己就更别想了。

本想留在这里继续跟顾惜惜加深一下感情,可谢华看了看自身这狼狈的模样,只怕是会讨顾惜惜的厌恶,只能狠狠的瞪了夏天一眼,便逃回了山上去。

夏天也不用做什么了,就马上又昆仑弟子送来了身份牌,这次是恭恭敬敬的递上来的,埋着个脑袋生怕夏天抬起他的头来记住了他的模样,以后好报复。

说实话,夏天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这些人被这么一弄比起痛打一顿还痛苦,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只怕是夏天不表态,近日里都别想好好睡个安稳觉了。

这样一来也算是一种惩罚了,就没必要再去多此一举了,做得太绝反而会让昆仑派记恨起逍遥门。

还担忧小师弟不知道见好就收的顾惜惜拍了拍胸部,赶紧搂住了夏天的肩膀,两人一起向着山上飞去。

彭虎乐乐的在后面跟着,也不靠近,他可不想当个又大又亮的灯泡,不过还是挺羡慕夏天的福气的,顾惜惜这般表态,其实居心已经一目了然了。

飞了一下,夏天忽然想起了什么,忙说道:“师姐,等一等。”

“怎么了?”顾惜惜好奇的问道。

夏天笑了笑道:“刚才我一生气把那些人的法宝全部炼化了,想来他们现在肯定心疼的要死吧!”

顾惜惜哼道:“那是他们活该,没那个本事还想来分这份饼。”

夏天呵呵一笑道:“我如果处在这种情况说不定也会这么做的,还是还给他们吧!”

“你不是炼化了吗?”

夏天随便取了个葫芦出来,晃了晃葫芦说道:“这里面不是还有很多嘛!”

这葫芦是玄玉从阴阳谷那边的人手上打劫来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一点也不心疼,顾惜惜一想也就同意了,但是叮嘱道:“都是些垃圾东西,你可别丢太好了下去了。”

夏天点点头,他也是很吝啬的,才不会那么傻,只选了一些能够炼制三品左右的材料和丹药丢了下去,他如今修为强盛,又有顾惜惜帮忙,没多久便全部分发了出去。

那些拿到补偿的人恍若梦中一般的看着手上比起自己丢掉的宝贝还好上不少的材料,不由的给了自己一巴掌,直到无数啪啪的响声传来,仿佛才能够印证事情的真实度。

夏天才随意说道:“本来就是昆仑派的弟子们挑的事,你们也是被蒙蔽了,我当时气昏了头,收了你们的法宝,还被我炼化了,自然还不了你们,想来这些东西也足够赔偿你们的了,至于丹药就留给你们做疗伤之用吧!”

顿时下面一阵欢呼,各个一下子忘记夏天刚才有多恐怖,这些东西虽然夏天看不上可对于旋照或者辟谷期的人用处还是很大的,比起他们各自丢失的宝贝来说价值甚至超过了二倍到三倍,挨下打就能换这么多,很多人寻思还能不能再找到这个机会。

夏天看了看下面的人似乎很满意,然后继续说道:“刚才似乎我看见有四品法宝攻击我,能不能请这些人出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