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老狐狸的智慧

听书 - 再次飞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黯淡的城市灯光,倒衬出夜幕中的满天繁星。

走在冷清海风中的陆玄抬起头,看着这个高科技打造的星空,突然觉得有几分寂寞。

也许是因为想念将军吧。

七年的日夜相伴,没有将军在身边的日子,陆玄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大海也就是大海,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你这小子懂什么?无边无际的大海象征自由,自由只有失去过的人才懂得珍惜。”

“将军喜欢海?”

“你小子套我话?”

“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设问,你的答案,可以推论出我想要的结果。”

“死小子,套话就是套话,所以我的答案,是没有。”

不知道现在将军身处何方?

想着事件的陆玄,心不在焉推开了旅馆中,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然后,陆玄听到了一声,几乎能震碎整个旅馆玻璃杯的惊叫。

只穿着内裤的乔乔用一只手捂住高高耸起的胸部,房间中的杯子、书、遥控器之类的物品不停的被她扔向陆玄。

“你……你干什么?”从容躲闪的陆玄一脸迷惑。

“我干什么?你应该问一下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这个流氓。”手边已经没有小东西可扔的乔乔停住了攻势,红着脸道,“还不快把门关上,给我离开,你究竟要看到什么时候。”

“可……可是,这里是我的房间。”陆玄这时才仔细打量。

头发略带湿漉的乔乔,除了原有的清纯,还带上了些许娇憨,她很显然刚洗过澡,白晳的**上还残留着不少水珠。丰满高耸的胸部虽然被乔乔遮住了重点,但还是非常诱人;结实的腹部,微微隆起的臀线,以及修长光洁的双腿都散发着地迷人气息。

“暂时被我征用了,十分钟后,你再回来嘛。”乔乔看到旅馆的经理也被她的惊叫吸引来了,态度马上由愤怒变成了娇嗔。

不用问,陆玄就知道,她一定骗旅馆的工作人员。说是自己女朋友。

“有什么事吗?”中年发福的旅馆经理看着这一对“情侣”。

“没事,门要先关一下。”陆玄挡住旅馆经理的视线后,顺手将门关上了。

八卦的旅馆经理本来想多作逗留,但在陆玄冷漠的眼神中,突然感到了寒意,最后只能陪着笑迅速离开。

“可以进来了。”鸠占雀巢乔乔的声音很坦然,就好像她自己是房间地主人。

陆玄再次推开门。乔乔已经套上了一件,将她的完美曲线完全勾勒出来的白色t恤。还有一条短得快露出半个屁股的黑色热裤,修腿微曲的她坐在小房间唯一的沙发上微笑。“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地。”

“知道,你是为了省钱,所以要跟我挤一挤。”陆玄平静的说道。很早以前乔乔跟他说过,所以这一天地到来,陆玄并不惊讶。

“所以我可以睡地板的,不赶我走就好。”端着旅馆提供地免费热咖啡畅饮的乔乔。完全没有一点害怕被赶走的意思。

“我睡地板。”陆玄淡淡的道。

“这怎么好意思。”说话地同时,乔乔已经坐到了床边。

“……”

“对了,听说这个旅馆还提供免费夜宵,我们要不要来订餐。”乔乔拿起了床边的电话。

“我不吃。”

“陆,你要确立正确的人生观,当免费的食物,填饱了你地肚子,你就可以省下一大笔钱。”乔乔一面说着,一面拨打免费订餐电话。

沉默不语的陆玄,开始自顾自收拾被乔乔弄乱的房间。

“对,双人份的晚餐,最好丰盛一点,真是太不好意思,这么晚还让你们起来作菜,量要大一点,我跟我亲爱的都很能吃,谢谢,十分感谢。”乔乔笑容满面的挂掉电话。

“你一个人吃两份?”陆玄把拾起的遥控器放到床头柜上。

“怎么可能?完美女人最大忌讳就是贪食,我虽然喜欢享受美食,但还没到暴饮暴食的程度。”

“嗯。”

“所以,我一次叫两份,只会吃掉其中一份,另一份留着做早餐,我想你一定不知道,这家旅馆早餐是收费的。”乔乔得意的道。

“……”

“钱是怎么来,首先当然要会赚,其次就是要会利用免费的资源,有人把这种行为说成占小便宜,我很不认同。”乔乔说话的同时,把电视遥控器拆了开来,把里面的电池卡抽了出来,“我们香港人,从来都是很会生活的,喏,我可视手机的电池卡估计最多还能用三个月,这个电视遥控器的电池卡是刚换的新的,所以我就给它们交换一下。”

陆玄以前与乔乔都是匆匆碰头,或者是偶尔一聚就散,几乎是没有太接触过生活中的乔乔,这一次,算是近距离的了解乔乔。

“陆,由于时间太晚,旅馆就不把宵夜送上房间了,所以我自己去拿,你抓紧时间,好好跟你的宝贝徒弟聊聊。”乔乔打了个呵欠,穿着旅馆提供的一次性拖鞋走出了门。

陆玄这次拨打埃克曼的个人秘密专线时,接线小姐的态度好得到了离谱的程度,显然是被埃克曼反复多次教训过了,听到陆玄的声音,知道这个是绝对不能得罪的人物。

“师傅,我是埃克曼,您找我有事吗?”埃克曼的反应也不慢。

“嗯,抱歉,凌晨把你吵醒。”

“没事,今天晚上,刚好手边有点事,暂时还没睡。”埃克曼很配合。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陆玄淡淡的问道。

大概零点一秒的迟疑,埃克曼立即很诚实的说,“我在冰岛的雷克雅未克。”

“嗯,我也在这个地方。”

“师傅您是来参加‘黑页高峰会’的吧,据乔乔小姐说,师傅已经是b级任务客了。徒弟这里先恭喜师傅。”

谢。”

“既然都在一个城市,那明天我们师徒俩就见个面吧,很久没见师傅了,我这次准备了几份应该会让师傅感兴趣的礼物。”收老练的徒弟的好处,在埃克曼身上得到了彰显。

“礼物,嗯,这一次我倒想收一份。”陆玄的干脆,让埃克曼有些吃惊。

“什么礼物,只要师傅你开口了。无论如何,我都会弄到。”

“你现在跟中国古武协会地会长孙伯年在一起。”

“对,这件事我曾经跟乔乔小姐提过,我以前和他有些往来,这次也是来看看能否进行生意合作。”埃克曼从来都是会留后路的人,既然是来冰岛见孙伯年,寻求化解“天地杀伐之气”。他也把自己弄得很坦然,让自己可进可退。

现在已经尘埃落定。他自然“仍然”坚定的,站在掌控着他命运的陆玄身后。

“我希望你能替我弄到。他这次‘太古真卷研究’五位古武协会会长的名单,特别是那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到达冰岛的神秘古武协会会长的资料。我有重要用途。”

“徒弟知道了,一定会全力把礼物向师傅奉上。”

“我等你的消息。”陆玄沉声说道。

埃克曼作为商界的老狐狸,虽然这次陆玄只是只言片语,但已经完全透露出。他对这份资料地誓在必得。

据埃克曼所知,孙伯年是一个对电脑很不信赖的人,重要资料,宁可弄成纸质文件带在身边,也不愿意,存储于任何能与网络连接的电子产品当中。

埃克曼敢跟陆玄说,全力把礼物奉上,其实是他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把握。

在孙伯年独自在机场等待拉穆提的时候,他已经跟着孙伯年的大徒弟先回到了这间别墅中,在路过敞开的书房时,有发现书桌上放着地一份文件《五国古武协会会长名目》。

因为在孙伯年意识中,这份资料不算重要的东西,他没有想到,会有人打算冒名顶替,一窥’‘太古真卷’。

所以他才会随意置放这份东西。

此时已经接近黎明,这间人并不多地别墅中已经没有几个清醒的人了,书房就在离埃克曼地客房很近的地方。

似乎天时,地利,都被埃克曼占尽。

不过埃克曼并不会盲目的乐观,按照他的经验,越是看起来安全地地方,往往越危险。

这间别墅中的确没有几个人,但几乎每一个人都是顶级武者,自己跟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动手,就绝对不会有生机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在用小手段弄坏自己房间的抽水马桶后,睡眼惺忪的埃克曼,打着呵欠,离开了自己地房间,一副找厕所的样子。

除了走廊幽暗的灯光在闪烁之外,没有任何别的人起来的际象。

埃克曼再次庆幸,客房区只有自己一个人,以他对孙伯年的了解,孙伯年的书房是没有监视器的,因为孙伯年自己常时间都会耗在书房中。

呵欠连天埃克曼,漫不经心的走进了虚掩着的书房,一切都很自然的样子,就像找卫生间误进了书房,就算这时有人撞到他,也不会觉得他有作贼的样子。

进到书房中,埃克曼首先看的是右墙边的书桌,那份《五国古武协会会长名目》的文档,已经不在桌上了。

难道被孙伯年拿回他自己的房间了?

应该不可能,自己在旁边的客房听得很清楚,孙伯年根本就没有来到这个区域。

那就是把自己带回房间的中年佣人,他离开前,可能在书房中停留了一下,看看桌面的资料与书非常整齐,显然是被收拾过了。

埃克曼,把目光投向了书房中的书架上,《五国古武协会会长名目》得可能放到了文档夹那一排。

不再犹豫,埃克曼惺忪的睡眼精光一闪,快步到书架前,开始搜索他要找的文件。

此时,书房窗外的天空露出了一丝丝鱼白,黎明将至。

不对,还是不对,埃克曼翻文件的速度越快,心跳也就越快,时间过得太快,自己必须在有人起床前,搞定这一切。

如果可能的话,埃克曼希望自己那把这些文件都抱回房间,慢慢筛选,但这只能是奢望,他必须要在越来越紧迫的时间中,找到《五国古武协会会长名目》。

有了,就在埃克曼手心已经都是冷汗之时,他找到了《五国古武协会会长名目》这份图文并茂的文件。

他牢记着陆玄所说的五国古武协会会长中,那个未到的神秘人。

第四页,埃克曼翻开第四页,就是陆玄需要的资料,总算找到了!

就在这时,埃克曼突然听到了脚步声,是向书房走过来的脚步声,也许因为是天未亮的关系,对方走得很轻。

“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神情冷傲的长发少女推开了半掩着的书房的门。

“噢,是殷小姐啊,怎么了?还没睡吗?”埃克曼从容的将一本刚抽出来的棋谱,插回了书架。

“我问你想干什么?”殷泉眼中的寒意加重了。

“我?”埃克曼微笑道。

“不错,这么晚了,都没睡,在这里鬼鬼樂樂的,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不都已经看到了,就是因为睡不着,我才到书房来找几本书看看。”埃克曼缓缓的说道,“年纪大了,睡眠时间的需求就越来越少。”

“我看不止这么简单吧?”殷泉冷笑道。

“殷小姐的意思是,我有做错什么吗?如果我睡不着,起来找书看,哪里冒犯到你了,就直接告诉我这个老头子。”面对殷泉的咄咄逼人,埃克曼仍然不紧不慢的说着话。

“其实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殷泉眼神如刀般锋利。

“请讲。”

“告诉我,你身上藏了什么东西?”殷泉一字一句的说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