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都来了

听书 - 器王炼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她那虚无缥缈的身子,一点点的进入了月溪的身体,连带着她给人的那种感觉也完全的沉入了进去。

一时半刻之后,月溪猝然睁开了眼睛,眼睛之中的神光比起那女人毫不逊色,甚至于其中更侵染着一丝纯真。

伴随着她的眼睛睁开,寒嫣树仿佛为她打开了一扇门,她轻而易举的走了出來,原本沒有身体的她,此刻已经完美的拥有了身体。

那洁白如玉的肌肤,黄金分配的体型,精致的五官,无一不是夺人眼光的存在。

看着她,就连夏天的心头都感觉到一滞。

漫步而出,她每踏出一步,地上便会开出鲜花,那是夏天从未见过的美丽花朵,脑子之中甚至想象不到这种花朵的概念。

纯白的花瓣,翠绿的花叶包裹在周围,看上一眼,心情都能平静许多。

当月溪跨出了十几步之后,仿佛大地都在抖动,夏天所站立的地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來了一般。

夏天想要飞起來,也想要将月溪带过去,可夏天发现,自己想要靠近月溪的时候,她的身边总有种奇异的力量,一点点的将自己推了出來。

那不是蛮横的推出來,而是仿佛撒娇一般,那是力量控制到了绝对平衡的情况下才使用出來的。

单单凭借这一点,夏天就明白,自己绝对不是月溪的对手。

如此一來,夏天只好放弃带走月溪,肚子飞上了天空,月溪如今修为如此厉害,她不走必然有特殊的原因。

夏天这才飞上天空,下方就已经传來一声轰然大响。

放眼望下去,大地碎裂了,不知大地有多深,可从缝隙之中,隐隐可以看到一个纯白的世界,那不是魔界,弄不清楚是什么,夏天只能够生出这个念头。

月溪不慌不忙的站在了缝隙之上,说也奇怪,那缝隙之上毫无站立点,可月溪却可以轻易的站在上面,甚至于那些从纯白世界射出來的光芒,照耀在她的身上,反而让她的气势攀升起來。

于此同时,待在须弥戒之中静静看着的雪衣却忽然觉得心头一疼。

发现她出了问題的顾惜惜赶紧询问道:“怎么了?”

雪衣脸色苍白的摇摇头道:“心口好疼!”

顾惜惜刚想帮她运气查看一下,却突然被雪衣身上所爆发出的庞大气势震慑开去。

她惊慌失措的被震开了百余米距离,许姨她们也差不多,接连退后了好几十步,才勉强能够稳住自己的身形。

可从雪衣的身上却已经散发出一阵红光,那是比起鲜血还要猛烈的红光。

红光甚至直接戳破了此刻须弥戒的禁制,光芒一闪,雪衣整个人就已经消失了。

外面光影一动,雪衣竟然出现在了月溪的正对面。

此刻的月溪是月溪也不是月溪,她轻轻的抬头一看,眼睛那么轻轻的一瞥,就再也沒有将雪衣放在心上。

可雪衣看着她的眸子中却是冒着火花的。

她身上所带着的红光,甚至一度将月溪身上的白光所吞噬,被吞噬的白光化为红光,将周围的白光给染红了去,这个事态一发不可收拾,甚至于雪衣随着红光的增多,修为也像夏天一般,一步步的提升了起來。

如此下去,再也容不得月溪不将她放在眼中了,月溪难得的一抬头,轻轻的看了一眼雪衣道:“原來是你,我倒看走眼了。”

夏天沒有听过月溪说话,可夏天知道,如此温柔纯粹的声音,绝对不可能出自月溪一个小女孩的口中。

“那是你沒用!”雪衣十分傲气的顶回了她的话,甚至于脑袋一昂,有些骄傲的看着她。

两人的力量形成了拉锯战,虽然雪衣的力量按说不会是月溪的对手,可她仿佛占了地利优势一般,月溪散发出去的强大力量,总能奇异的被她吞噬,成了她的给养。

两人的力量在不断的拉锯,天空又发生了变化,仿佛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一般,从那里面所看到的东西,让夏天惊讶万分。

“妖界!”

那确实是妖界,黑风城的建筑夏天十分清楚,甚至于自己还主动参与了几个设计,沒有理由会认错才对。

那缝隙一打开,夏天的心头就有种玄妙的感觉,这种玄妙的感觉一产生,在那缝隙处就出现一股本來看不见的气息。

那气息犹如麻绳,好像是无数股拧在了一起,每一股都很细很弱,可无数股拧在一起,那灵气的蕴含量比起夏天开始吸收的还要恐怖百倍以上。

心意一动,气息化为巨手,将那细线抓了过來,捏在手中,夏天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身的力量一点点的攀升起來。

比起之前的攀升速度还要迅速,不过眨眼功夫,就已经足有合体后期左右的实力,这种升阶方式,闻所未闻。

合体期就是该渡劫的时候了,夏天不用想,都能够知道自己此次的劫难艰难无比。

因为此时此刻,体内的力量还在继续的攀升着。

伴随着这根细线的进入,夏天眼中的事情有了轻微的变化,像是这种同样类型的细线,天地之间还有很多。

汇聚在自己身上的不仅仅是这一根,以前的自己根本沒有察觉到,沒有去主动使用,那些东西自然是囤积了起來。

如今夏天明白了,这些东西虽然不知道从何处來,但是对于自己绝对是有好无坏的。

这种细线还有两根夏天可以动用,一根來自天上,一根來自地下,还有一根就來自魔界遥远的彼方,那刚好是寒嫣树能够覆盖到的面积。

只有那一根是最为特殊的,因为那是寒嫣树主动转让过來的。

寒嫣树的身上,拥有着夏天所无法想象的庞大细线,每一根都连接到搞不清楚的各处,天上地下,四面八方都是是数不尽的细线。

夏天估摸着,如果有这个数量的细线进入自己的身体,估计一瞬间自己的实力就能够提高到大成期。

可即使什么都不做,以现在的速度,进入大成期估计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

从天空射來的那条细线的末端,一个人影冲了出來,她的身姿妙曼,踏在虚无缥缈的细线之上,其速度犹如疾风。

几乎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她就已经到了夏天的面前。

夏天惊讶的叫道:“妲己!”

妲己脸上挂着笑容道:“如何,我送你的这份礼物不错吧!”

夏天疑惑道:“你是说,这细线是你帮我汇聚而成的?”

确实,细线从妖界而來,这种方式,估计也就白泽和妲己这种存在才能够知道。

妲己邀功道:“这可不叫细线,这是信仰,佛家最擅长的就是这手,我这手可是当初他们传授给我的。”

无功不受禄,当日她肯帮圣人们做事,自然是有相当的好处的,要不然也断然不会去做那等损气运的事情。

更不会在跟灵界之主战斗的时候,被她來个两败俱伤给拖累死了。

信仰,夏天微微沉鸣,脑子里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就涌了出來,确实如妲己所说,这是佛家的手段,道家虽然也用,可却认为这只是小道而已。

妲己这才发现了站在下面的两个人,她的脸色顿时变了变道:“魔主,灵王!”

她一喊出声,夏天被她吓得差点从云头掉了下去,这两个名字可是不得了的名字啊。

放眼看去,在下面的也就只有两个人,雪衣和月溪,两个人虽然现在实力飙升的离谱,可怎么看也不可能跟一界之主扯上关系吧。

夏天慌忙一挡,这是下意识的行为,毕竟妲己的身陨似乎是跟灵王有关系,如果让夏天來猜测的话,雪衣和月溪两人之中会是灵王的只有可能是月溪。

不能让妲己伤害月溪,这是夏天脑子中一蹦而出的念头。

瞧见他的紧张模样,妲己扑哧一笑道:“瞧你那什么样,人家灵王可比我厉害多了,她现在是完全体转生,再过不了一阵,修为就会完全恢复,我要想恢复可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够成的,我上去够她打么?”

妲己的话有理,夏天总算是松了口气,可妲己又坏笑道:“你也别放心,你看看下面的两个,也该知道她们的关系未必很好吧!”

夏天一扫下方,难不成曾经身为魔主的雪衣和身为灵王的月溪还有什么渊源不成。

确实如妲己所说,看两人之间的气氛,那也绝对算不上友好。

夏天想要插足进去,可两人之间强烈的气势,即使是现在的夏天也抵抗不住。

妲己扑哧笑道:“你还是好好的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她说着的时候,不忘去看了看天空,可实际上她是在笑着,只不过神态却并不是很轻松。

夏天抬头一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阴沉的可怕,那并不是寒嫣树和夏天等人弄出來的动静。

夏天知道,自己等人虽然也闹出了大动静,可实际上想要达到这个地步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种感觉,夏天曾经见过一次,那是在自己元婴期渡劫的时候,只不过那时候的天空跟现在的一比,根本就是一天一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